当时他和团队采用短平快的第二落点来解说奥运比赛并加以娱乐化处理。